紧急通知:由于资源播放域名出现问题,导致无法播放。请站长们更换最新域名方法。《点击获取》

防屏蔽网址:https://www.1769zyfby.com/

防屏蔽邮箱:1769zy@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请大家牢记本站最新网址 https://www.1769zyfby.com/

采集站长指导,福利领取,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加QQ:3025652544(不是站长勿加),

注意:采集站长想入交流群,请注册Skype账号,然后添加Skype账号:mayishaxiang2017@gmail.com为好友,会拉进站长交流群。

1769最新解析接口: https://api.1769zysp.com/m3u8.php?url=

1769资源telegram群:https://t.me/www1769zy1com

1769资源站

整站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专区  »  别人的女人偷偷玩

影片名称:别人的女人偷偷玩

影片类型:小说专区

影片地区:

更新时间:2018-08-10 00:44

影片状态:

影片语言:

上映日期:2018

播放地址

 
(一)幼狼觉醒   

  从小我就对异性相当有兴趣,记得小时候寄住在叔叔家里时,和大堂姊相当好,每天都跟着她跑东跑西的,不瞒各位,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小萍姊在那时虽然只有11、2岁,但在同村的小孩之中,也找不出一个比她还漂亮的女孩了。  

  在那时晚上要洗澡的热水都要用烧的,所以热水不是很够,常常要俩个人一起洗,而萍姊总是喜欢和我一起洗,对我来说,每晚和萍姊相处的浴室是人间的第二天堂,至於第一则以後再说。  

  而每次洗澡时,我总是用最快的速度将衣服脱好,进去泡着,并看着萍姊脱下她的衣服,看着她那从内衣露出来还在发育中粉嫩的乳房及拉下内裤後在两腿之间那尚未长毛的小肉缝。  

  当她脱完之後都会说:「小色狼,看完了没有!」每次听她说完这句话,我都会说:「哼!谁是小色狼了,你才是小色女呢!」说完之後,我便会将水顺便往萍姊身上泼,泼得她全身湿湿的,而她每次都会故意生气要来打我,说再也不跟我洗了,在嘻闹的过程之中,我也会趁机偷打回去,不过都是偷捏一下奶或偷摸一下她那迷人的小穴。

  而且还会发现萍姊的奶头会硬起来,纷纷红红的好可爱,在摸到她下体时有时也会摸到一些滑滑的液体,在那时还以为是水,现在知道那是爱液,原来萍姊也是有兴奋,我还以为她真得在生气,因为每次都以为她是气得脸红,现在想想,她应该是兴奋的脸红。  

  所以,每次隔天,她又会和我一起洗。 

  有一次,天气有点冷,所以萍姊想和我一起泡澡,但浴缸有点小,所以她便说:小杰我抱着你一起泡好吗? 

  我当然说好罗! 

  所以躺在美人的怀里,用我的背去感受她那可爱的胸部,软软的,感觉好好哦!但是那时我却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就是由我去抱着萍姊,不是可以模到更多地方吗? 

  所以我便跟她说:姊好冷哦!换我抱着你泡好吗? 

  萍姊犹豫了一下才说:你抱得动我吗?  

  我说:当然没有问题,你那麽轻! 

  最後萍姊只好答应由我抱着她,我趁机将手放在她的小腹,并利用和她说话时用手臂去触碰她的胸部,一只手也有意无意的在小腹和两腿间来回的摸来摸去,弄得萍姊的脸越来越红。  

  而我那时的小鸡鸡也还没长成现在的大鸡巴,不然,一定趁机插进她又湿又滑的小穴,去感受一下她那处女穴的紧凑感。 

  只能大约的去感受两股之间肉缝偶而和小弟弟碰触的感觉,也还算不错,和萍姊每次洗完之後,便是睡觉时间。 

  在叔叔家的床是双层的双人床,因为我会黏着萍姊,所以便和她睡在上层,而我有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的习惯,就是半夜两、三点的时候,会自动醒来,就彷佛是在半夜清醒的狼一样,流着口水的看着眼前的美肉。 

  (二)夜半幼狼初行   

  在半夜睡不着觉的我,看着一旁熟睡的萍姐,可能睡得有点闷热,所以棉被让她给踢到只盖到小腹而已,看着她那没穿内衣,只隔着睡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胸部,使我忍不住的再一次的将手伸出,隔着睡衣轻轻的抚弄着,并找到乳头的位置,轻轻的捏、揉、按、压。 

  後来发觉不过瘾,便将萍姐的上衣轻轻的从短裤中慢慢的向上拉,等拉开一道缝後,便将手贴着小腹向上模,搓揉着那对又软又圆的乳房,敏感的双乳受到这样的剌激萍姐不竟「嗯嗯~~啊啊~ 」! 

  的呻吟了一声,害我手停在那,不敢乱动,过了一会,见她没什麽动静,便用手将她左边的乳房轻轻的握着,不敢太大力的搓动,怕把她吵醒就不好了。 

  而手中传回来少女乳房的感觉,实在不错,让我兴奋的一直发抖,好不容易将心平静下来,才想到那迷人的溪谷,今晚还没去光顾呢! 

     想到便做,轻轻的手抽出来,隔着短裤外抚摸她那耻骨微突的小穴,但只是隔着裤子摸,我是不会满足的,於是我又将手顺着短裤与大腿间的缝隙摸了进去。 

  从手指传回来那仅仅隔着内裤的小穴,所散发出来的热度,竟是那麽的温暖,而且虽然只是隔着内裤,也开始感觉到萍姐的那里慢慢的散发出湿气,然到是...!我看了萍姐的脸一下,也发现到她正杏口微张,发出似有若无的喘息声。

  尽管萍姐已经开始微微地喘气,而我只是用手指在她内裤上面按动而已,并没有进入到萍姐的阴部。但即使如此,萍姐也已经受不了,小小的嘴巴中也开始低低地呻吟了起来。不过她本人应该是还没醒来,所以我便轻轻将内裤拉开,用手指在她那又湿又滑的内缝之间来回的抚弄,後来更是直接按在阴蒂上,只是这样的动作,实在太刺激了,所以萍姐有点醒过来的样子,害我敢快将手伸出来,我紧张得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狂跳,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麽心情,只是每次这样做都会很兴奋。

  每当早上一起来时,萍姐好像也不知道昨晚被我偷模的事,所以我也一直在夜晚享用她年轻的肉体,直到叔叔的房子加盖,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间之後,我才离开了那个第一天堂。 

  後来我回到了台北读国中,反而和萍姐没那麽熟了,直到有一次萍姐被车撞住进了医院,而我刚好放假去照顾她,才又发生了......

  (三)狼转大人     

  当我进入到病房之後,便看到刚开完刀的萍姐,脸色苍白的躺在病房上,我便向一旁的婶婶问说:「婶婶,萍姐她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婶说:「还好只撞断了小腿,接上钢钉,休养一阵子就会好了。」

  「那凶手有抓到吗?」

  「幸好前村的叔伯兄弟,帮忙将人给拦下来,不然他就跑掉了。」我说「真是太可恶了,竟然撞了人就想跑,太过份了。」当我在暗骂那人祖宗十八代时,才发现除了婶婶和二堂姐晓芳及小妹晓芬外还有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对人很客气的男生在。

  在婶婶的介绍後,我才知道他是萍姐的同学叫明哥。

  明哥给我的感觉很好,而且我还发现他不只是萍姐的同学那麽简单,因为他的眼神之中的担心超过了一般同学关心的界线,他喜欢萍姐,虽然我只是一个国中生,但我可以感觉的出来,只是我没想到在若干年後,他真得成为了我姐夫,不过这都是後话了。 

  我在和他们闲谈时,突然觉得,这一个双人病房,人一多就有点挤,所以我便建议婶婶说「我们为什麽不把萍姐转去单人病房,这样也比较好照顾她,反正费用是由那撞到人就想跑的混蛋出,干嘛去帮他省这个钱。」婶婶听完我的话,觉得还蛮有理,便去办换病房的手续。  

  等换好病房时,萍姐也刚好醒过来,看着她苍白又痛苦的表情,真是让人不舍,我赶紧问她「姐有没有觉得那边不舒服」她说:「不知道,现在全身都没力,还有点想吐。」我一听,便赶快去跟护士说,结果护士说「她现在的麻醉还没退,所以才有这种现象」她要我们不要太担心,有什麽状况再跟她说。  

  听完护士的话,我们才比较放心。 

  没多久,萍姐就又昏睡了过去,等到晚上时婶婶说要回去帮萍姐再拿一些更换的衣服,要我在那帮忙看一下,我一听当然二话不说的答应了。

  而明哥看萍姐没什麽大碍了,也放心的说:「我明天还要上课,看小萍己经没什麽事了,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的先回去了,等有空再来看她」。  

  结果他也和婶婶她们一起走了,在单人病房之中只剩下了我和萍俩人,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  

  不停的有精血向脑冲去,不停的唤醒我小时候的回忆,那个可爱的姐姐,如今也是长得亭亭玉立,坚挺的双峰及成熟的蜜穴所散发出来的处女香,正不停在诱发出我的狼性,要我去撕裂她的衣服,去侵犯她的身体,用我坚硬的肉棒去捣毁她那迷人的处女穴。 

  不行!我要冷静,护士大约再十钟就要来了,到时被发现就不好了,而且算算时间,萍姐应该快醒来了,小不忍则乱不谋,等待下一次更完美的机会,才是明智的。 

  不过手头上的豆腐却不能不吃,趁着还有点时间,便用手从病袍的V领口伸进去感受一下这几年来她的发育如何,当手握着那两粒丰滑圆润的乳房时,藉由手掌所传回来萍姐的心跳,好象变得更快,不知是不是也有人她梦里,对她做着这轻薄的动作呢?

  手指更是肆无忌惮的玩弄她樱红的小乳头,这时我突然想到,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吸过萍姐的奶,便心急拉大衣领的距离,让我能好好的品嚐这一对正值青春年华的嫩乳。

  当拉开衣领时,我才发现原来女人用胸罩集中起来的乳沟,竟然是那麽的迷人,而且那阵阵的乳香,更是令我心乱情迷,再也忍不住的不停亲吻那白析的胸部,将那乳晕吸得又红又紫。

  而当我用舌尖来回的乳头上舔来舔去时,萍姐也发出了阵阵呢喃「嗯...嗯....啊啊...」的声音,就好像在回应我说:「哦!好舒服!小杰,你弄得姐姐好舒服一样」。

  有了回应,我当然更加的卖力,最後萍姐整个胸部几乎都是我的口水。

  不过我可没笨到在乳晕之外的地方留下吻痕,那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哦!

  (给想偷香的人一点小建议)原本想再探探小穴时,却发现护士查房的时间就快到了,只好将萍姐的衣服赶快弄好,等查完房再好好的来奸淫这年轻的肉体。

  没多久便开门进来了一个年轻的护士,长得还蛮漂亮的,本来想说她查完就马上会走的说,只是没想到她还蛮尽职的,除了基本的检查外,还会帮萍姐调整床的高低,原本她是出自一片好心,却没想到让我意外的看到一些镜头,你们说,我有可能放过这些机会吗?那是不可能的。

  原来当她在调整床的时候,由於要弯着腰转把手,所以护士服的V领设计,便让她两颗饱满的乳房,露出来让我好好欣赏一番。

  看着那被黑色蕾丝胸罩包着的美乳,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发现我的下半身有着充血的快感,正不停的放大、放大、再放大。

  这时美丽的护士也发现到我的眼神很奇怪,顺着我的目光,才发现到自己的春光外泄,一下子脸就红了起来,还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小妮子。

  她马上想改正自已的姿式,却有点用力过度,身体反而向後倒,我马上一个箭步向前抱住她,让她站稳,不过我却故意将手伸到前面,直接握着她的胸部,肉棒更是直接隔着运动裤和短裙顶在她屁股上。

    这个动作让她整个人呆住了几秒,只到我故意顶她屁股两下,她才回过神,满脸通红的跟我说:「谢谢!谢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说完之後头也不敢回跑出病房。 

  护士跑出去之後,我先确定门已经关好之後,便马上将我那硬得发痛的老二从裤子掏出来,一边回忆刚刚她的奶子和屁股被我轻薄的意外收获,一边套弄起来。

  没想到这时萍姐发出了「嗯~~」的一声梦噫,害我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後当我看着她微张的小口时,心里泛起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我拿着那吓一跳後变得有点软的肉棒,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左右滑动,慢慢的龟头滑了进去之後,便在萍姐的嘴巴中抽动起来,享受萍姐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口交。

    看着龟头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的,心里的得意和兴奋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只能用羽化飞仙来权译它。

  同时我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按着萍姐的头,一只手拉起她的长袍,隔着她粉红色的内裤,去感觉阴唇和阴蒂的位置,也发现到她的阴部,比小时候更加的饱满,渐渐得只隔着内裤,已不能满足我。  

  当我将手伸进内裤时,我发现到自己的心跳是那麽的快速,有一种旧地重游的感觉,只是当年平滑的小腹,如今也和我一样长满了阴毛,只是萍姐的毛,好柔好软,模起来好舒服。

    在这同时我也加快了腰部的运动,让肉棒更深入萍姐的喉咙,手指更按在她的阴蒂上,不停的磨来磨去,看着萍姐渐渐潮红的脸,以及越来越湿的阴道口,正流出大量的淫水把内裤都弄湿了,我知道她就快要高潮了,而我也已经快到临界点了。

  除了加快手上的动作,龟头所传回来的感应,也让我头皮越来越麻,终於初次口交和有如迷奸一样的效果,让我的精关把持不住,在萍姐的口中射出大量的精液,出来的量之多,竟让她的口中都装不下,从嘴边流了出来。 

  而在我射出的同时萍姐也突然一阵惊鸾,阴道口射出了一道水,把我的手都弄得湿淋淋的,看来她也在我之後高潮了。 

  後来我更将一些在萍姐口中的精液抹到她的阴道里面,让阴道熟悉我精液的味道,以便於我下次体内射精做好准备。 

  在我处理完善後後,过没多久婶婶就回来了,她一回来便对我说「小杰辛苦你了,早点回去睡,你明天还要上课哦!」「哦!好!婶婶你也早点休息,我明天再来帮顾萍姐」「嗯!小杰你真乖」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却在,如果你知道了我在你女儿口中射精的话,你可能会说:小杰你真是贱。 

     当然这些只能放在心里,所以我心里想着,嘴巴却己经说出「婶婶我先回去了,再见!」当我要搭电梯时,顺便看了一护士站里,刚刚那位护士正好在里面,当她看到我在向她礼貌性的点点头时,她除了向我回点头之外,脸上也浮出了一丝红晕,便不好意思的转头去做其它事,我想她大概又想到被我捏奶顶屁股的事吧!所以才会有不好意思。

    在回家的公车上,我心里边回忆刚刚的事,边暗自盘算,要如何才能顺利的干到萍姐,一路想不停的计划着,在到家之前,终於给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过还有一些事前计划要做,等一切准备好,就可以进行我的「去青头计划」。 

  等我越想越得意,回到家进房间时,才发现晓芬竟然在我房里,我便问说:  

  「你怎麽没和叔叔一起回去,反而到我家来呢?」「哥,我们班明天要到故宫校外教学,我和老师联络过了,他要我明天再座车去跟他们会合」「那你今晚要睡那?」晓芬突然勾着我的手说:「当然是跟杰哥你一起睡,我知道你从小就是最疼我的,不是吗?」当小我一岁的晓芬的用她那刚开始发育的胸部磨着我的手,我才发现从前最疼爱的妺妺,也慢慢的在变成一个女人。  

  望着那鼓鼓的双峰以及那日渐肥渥的双臀,想着如果等会和她同床共枕,想必又是一番春色。 

  这一个发现,让我的肉棒又开始不安份起来了。 

  晓芬见我都不说话,便又问我:「哥,你在想什麽,怎麽都不说话,还是你不想和我睡,你不再疼我了」没想到她才刚说完这句话,眼眶便开始泛着泪光,害我赶快安慰她说:  

  「哥不疼你,要疼谁?」说完顺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害得我们小妮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直说:「哥最坏了,都偷亲人家」但她的眼神却在告诉我,对於我的亲吻,她是喜欢的。

  我看着那有点像是在发情的小妮子,心想上天真是对我太好了,才刚在医院玩过萍姐,现在又送来一个小处女,心里开始浮现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打定主意之後,我见晓芬好像也还没洗澡,便说:「好了,赶快去洗澡,我可不想和一个脏小孩一起睡」。 

  晓芬说:「又不是我不想洗,只是我没带换洗的衣物。」「那还不简单,哥先拿一件大T-shirt给你穿,而你把换下来的衣服拿给我,我帮你拿去用洗,再用烘乾机烤烤明天就可以穿了。」「好吧!也只能这样了」说完晓芬便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

    当水声开始从浴室传来时,我便趁机走到浴室门外,假装问她水够不够热,实际上是从通气孔往里面偷看。

  只见一具含苞待放的女性肉体,正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眼前,小巧的椒乳、发育中还没什麽毛的私处及白析的肌肤在热水的冲洗之下,渐渐的泛红起来,而那花生米大的奶头,也在热水的刺激下,向上突起。 

  看到这样的镜头,我再也忍不住的将肉棒掏出来,不停的上下套弄,而晓芬也用沐浴乳,十分仔细的洗净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但每当她的手碰到胸部或私处时,呼吸总会急促一下,显得有些兴奋,看她後来更是将手停在私处不停的搓揉,脸颊潮红娇喘嘘嘘的,害我的差点就要撞门进去,将我涨得都发紫的大龟头,狠狠的插去她的小穴里去。 

  这时有人上楼的声音(ps.我家是三层楼的透天厝,而我的房间在三楼,每一层都有卫浴设备),把我的理智拉了回来,快速的将老二收好赶紧回房里,当我才在书桌前坐定时,便传来老妈的讯问声说:「阿杰,你回来了,小萍没什麽大碍吧!」我说:「应该没事了,开刀还蛮顺利的」「没事就好,等明天再和你爸一起去看她,对了阿妹啊在洗澡是吗?」「对呀!她应该快洗好,等她洗好就换我去洗」老妈又说:「原本是要她和我们一起睡的,不过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喜欢黏着你,硬是要和你睡」。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的是双人床,够大,不怕」。心里却在想,有美少女侍寝,当然什麽事都不怕和没关系。

  老妈看我不反对就好便说:「没事早点洗好早点睡,明天还要上课,不要太晚睡。」我回答「知道了」之後,老妈便下楼去了。

  一会儿之後,晓芬便洗好出来,看着她穿着那只到大腿一半的T-shirt及洗後头发未乾湿淋淋的模样,就好像一朵出水的芺蓉一般,真是性感极了,害我看口水都留出来连才消下去的老二,又硬了!

  而晓芬看到我的呆样,反而没有感到厌恶她的眼里还尽是得意,但当她看到我搭帐篷的模样,马上又害羞的脸红,而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糗样,马上拿了吹风机给她後,自己便跑去洗澡。

  在浴室里的我,被熊熊的慾火,刺激的就快爆炸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晓芬换下的衣服,急忙的从衣篮里的水手服,想闻闻她的体味,暂时慰藉一下,却意外的发现压在水手服下的水蓝色内衣裤,难到说刚刚在我面前的晓芬竟然是真空的,一想到这里,我差点就要射出来。

  看着手里的内衣裤,感觉上还有一点余温,闻完她胸罩里的乳香之後,又将内裤靠着阴部的地方翻了出来,虽然有点泛黄,但我还是忍不住的用舌头添了一下,没什麽味道,反而有股浓郁的处女香,使我激动不已,更坚定了心中的计划。

  洗完澡後,晓芬己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看她侧躺在床上,雪白的双腿交织在一起,使我再也压不下心中的冲动,走到床边,由下往上看,以证实她没穿内衣的假设,当我将目光慢慢的移到衣服和大腿之间的缝隙时,只看见了一片雪白的臀部及两腿之间的小肉缝。

  看到这种春色,我用最快的速度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後,扑到晓芬的身後,一只手隔着衣服盈盈的握住她的胸部,一只手直接往两腿内侧摸去,下体则是不停的向她的阴唇顶去。

  而晓芬则是被我的动作吓醒,一见到是我,便问说:「哥!你干什麽?放开我啦!」说完便激动的挣扎着我一方压制她一方面对她说:「好妹妹,救救哥,哥快受不了了!」晓芬一听我这麽说,便停下挣扎问我说:「哥,你怎麽了,那边不舒服」我则顺势将晓芬的手拉到肉棒上,让她握着并对她说:「就是这边又硬又涨的不舒服。」晓芬一开始不知道握得是什麽?等她想起来後,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的说:「哥,你好坏哦!叫人家去摸你的小鸡鸡。」我一听有点生气的说:「什麽小鸡鸡,叫它大鸡巴,不信你看。」晓芬还真得老实的看了一下说:「真的,好大哦!怎麽会这样。」

  「那是因为它想带给你女人最大的快乐,才会变得那麽大。」

  「可是它顶在人家的屁股那边,感觉好奇怪,怎麽带给我快乐。」我这时则对她说:「小芬,你相不相信哥。」

  「嗯!」「那让哥教你怎样快乐和舒服好吗?」晓芬有点犹豫之後才对我说:「哥,我会怕!」我心里想:(这小妮子大概也知道我想做什麽了,但她没有拒绝我,那....可能表示她应该是愿意,我要打铁趁热)於是便说:

  「不用怕,哥会很温柔,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因为哥可是很喜欢你的哦!还是你不喜欢哥?」

  「好吧!我相信哥,因为我也最喜欢哥你了。」她说完之後,整个脸都红了,那害羞的模样真是可爱。

  我忍不住的向她吻了下去,她除了「嗯」的一声之後,也开始回应我的吻。

  我们从浅吻到後来激烈的舌吻,她都努力的配合我,而晓芬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我给脱掉了。

  我顺着她的脸颊、脖子、锁骨一路向下吻,她则是说:「啊~嘻嘻!哈哈好痒哦!~~~嗯!~~~啊!啊呀!啊不要啦!」原来是我真接吸住她的奶头并用舌来回的添弄,弄得她好像触电一样叫个不停。

  而当我再向下亲吻到桃花源时,却发现她的阴唇己经有点湿了,想不到第一次的她,会那麽有感觉。 

  於是我便直接的吸吮她的阴蒂,她则是「啊~~啊~~啊呀!不行啦!~喔!~~不要了啦哥~~好麻哦!~~哦!~~啊啊呀!~~我感觉好怪哦!~~啊啊!~啊~~你的手~~啊~不能~~啊啊喔进去啦!」此时我趁着小穴够湿,便试着把中指插进她的阴道口,弄得她一下子就快要高潮了。 

  「啊~~快停啦~~~我快尿出来了啦!」我则对她说:「没关系!你是快高潮了,把它射出来才舒服。」我才讲完没多久,她便「啊~~啊啊!不要看啦!~~喔喔呀!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不行了」一说完便有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连我的脸都喷湿了。  

  「感觉舒服吗?」晓芬气喘虚虚的说:「嗯!~~~好舒服~~比自己弄得的~嗯!还舒服~~全身都没力了」我说:「你舒服完了,也该换我爽了吧」我扶着肉棒在阴唇上来回的滑动,让龟头充分的弄湿之後,又再阴道口上绕圆圈,不停的摩擦,弄得晓芬有些受不了的说:「哥~~我想要~~小穴~嗯~~好痒~~嗯我要!」「想要什麽?说出来我才能给你呀!」我故意的说。 

  「啊!讨厌啦!~~要人家怎麽说啦!」「你说不出来的话,那我要停了!」说完故意放慢肉棒摩擦的速度。

  「啊啊!~~不要停!~~我说!~~我说!~~我要你的大肉棒」

  「要我的大肉棒干麽?」「要哥的大肉棒~~插小芬的淫穴」看来她己经放开了,连「淫穴」都说出口,我也不再玩她了,腰一用力,一只6寸长的肉棒便插了进去,一举突破了她贞洁的处女膜,不过可能事前的前戏做得够湿,晓芬并没有太大的痛苦,只「啊痛~」了半声便没叫了,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她小穴的紧凑度,让我一插进去,就差点射了出来,所以赶快调整呼吸,可不要第一次就早泄。

  过了一会,我没有插动,想让晓芬适应我的大肉棒,结果反而是她忍不住的自己摇动起来,并对我说:「哥~我里面好痒~~你帮我止痒啦!」我一听完,当然没让她失望的开始抽动起来,她也跟着「嗯!嗯!啊!啊!」起来,随着抽送的力道越来越大,晓芬也更乱叫起来「啊!~干我~~用力的干我~~快大力一点~~~嗯~啊啊!~~小穴~~烂了~~被大鸡巴哥哥~~干烂了」我说:「你个小骚货,第一次就那会叫,以後不怕大家都来干你」

  「喔!~~好啊!~~我要大家都来~~啊!干我~~我的小穴~~啊啊要让大家~~干!」

  「那哥哥以後天天来干你,好不好」

  「好啊!~~喔大鸡巴哥~哥~~~啊啊啊~~~我~~要你~~嗯~天天~~啊!来干我!~~啊啊啊呀!~~我又要死了~~要来了~~快用力~用力」突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就好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自动在吸吮我的老二一样,使得原本就快射的精液,再也忍不住的在我将肉棒用力顶入她的子官时射了出去我的阳精,而晓芬也在同时达到高潮,而我们则这样相拥而睡。
加载中...